金厢在线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金厢在线 http://www.in0660.com 2018-03-27 00:24 出处:金厢在线 作者:郑冰利 编辑:@郑冰利
周总理侄孙女周晓瑾(右一),彭湃烈士之孙彭浩(右二),金厢镇委书记张丽萍(前左一)。“周恩来同志渡海处”纪念碑后面盛开的三角梅向海而祭泪洒金厢——“红后代”一行瞻仰“周恩来同志渡海处”遗址侧记12月1日下午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周总理侄孙女周晓瑾(右一),彭湃烈士之孙彭浩(右二),金厢镇委书记张丽萍(前左一)。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周恩来同志渡海处”纪念碑后面盛开的三角梅

向海而祭泪洒金厢

——“红后代”一行瞻仰“周恩来同志渡海处”遗址侧记

12月1日下午,彭湃烈士之孙彭浩、周恩来总理侄孙女周晓瑾等“红后代”一行人从梅州大埔县参加“三河坝战斗”90周年纪念活动之后,专程来到陆丰金厢海边的“周恩来同志渡海处”纪念碑瞻仰,缅怀一代伟人曾在这里留下一段可歌可泣与当地人民“生死之交”的患难情谊,并在金厢镇委书记张丽萍、镇长李挺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周恩来当年在此养病的地方。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他们踏着夜色离开黄厝寮村

面对滔滔大海,周晓瑾显得无比激动,她说,很难想象爷爷周恩来他们当年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自己身体又那么虚弱,就在滔天大浪的海面上是怎么靠一条小船颠簸着去香港的,他们这种对革命的信念如此坚定,以至于把生命置之度外、超越一切的勇气强大得你都无法用文字去表达,……此时此刻,周晓瑾难抑悲痛与怀念之情,泪水夺眶而出,四周一片默哀。唯有海风呜咽,仿佛在诉说着当年那一个夜黑风高之时,就在我们脚踏的这块土地上,几位改变共和国命运的将相包换叶挺、聂荣臻等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在这里抢渡碣石湾、转道香港的悲壮之行,从此揭开了中国革命新的篇章……

夜色渐暗。彭浩、周晓瑾一行,再次泪洒金厢滩!大家自觉排成一行面向大海,庄重地向先烈们礼行三鞠躬!以表达他们的崇敬之意和缅怀之情!

礼毕。周晓瑾感慨地说,这里的人民群众太了不起了。她既心疼爷爷当年身缠重病、肩负重担隐蔽在此治疗的困境,更为得到当群众的悉心照料和保护而无比感动、感恩!她说,要知道,在那个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下,庇护共产党是要被杀头、甚至危及全家的!果然,事后,那个庇护过周总理他们的黄厝寮村,还有他们的下海处洲渚村就被国民党一夜之间血洗三次、死伤惨重。而当时,在那个物质也十分贫乏的条件下,这里的群众还要想方设法、甚至从口里省下食物来供给爷爷他们,所以也留下了一碗鱼汤、一碗饭,爷爷他们也要与主人推让三次的感人细节。周晓瑾由衷地表示感谢说:感恩金厢人民高尚的革命情怀!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舍命相救,也许我们的共和国就会失去一位伟大的总理,中国革命的命运就会被改写。2018年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作为总理的家人,我们真的很感恩当地的老百姓,我们永志不忘!希望金厢镇讲好这一段意义非凡的革命历史故事,以红色革命教育后来人,并打造好这一块的红色文化系列,造福当地的老百姓。

而作为当地“一把手”的张丽萍,去年底上任不久就着手对当地的革命遗址实行维修、改善等措施。张书记是当地人,他的二伯就是当年为周总理他们撑船一起去香港的船友之一。事后二伯被捕,不久牺牲,他从小就是听着大人讲革命故事长大的。尤为难得的是,为了体验当年周总理他们在这里下海转移香港的艰难情境,张丽萍书记和李挺镇长召集了几位年轻人,借来一条小木船渡海至红海湾的金屿岛。那天上午下海,开始风平浪静还算顺利,但还是有两位年轻人晕船很厉害。上岛后休息了一阵子,下午渡船往回开时,海面就起了风浪。他们身穿救生衣,一路颠簸着,几位年轻人有的晕船,有的呕吐,感觉很辛苦,只有书记和镇长精神状态还比较好。对于这次“冒险体验”,张丽萍书记大发感叹地说,我们船上的设备好、安全措施好,环境更不能与那个黑暗的年代相比。可是,一叶小舟要在茫茫的大海上、风浪中行驶,我们还是难免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惧,或出现身体的不适、难受。但意义却非同一般,更让我们深刻地理解到:什么叫“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第二天一早,怀念之情意犹未尽的周晓瑾写下了一首诗:海浪拍岸天地动,声声呼唤渡海人。救命之恩莫能忘,永远铭记海陆丰!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泪洒金厢滩,情归革命里!

金厢人民还用当地特色小食“咸茶”招待这一行革命亲人

附:

潮起潮落渡海处

——追寻当年周恩来在碣石湾养病再转道香港的前后踪迹

海陆丰这一块红色的土地,先后有周恩来、叶挺、徐向前、聂荣臻等不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战斗过,周恩来与海陆丰更是结下了不解之缘,曾先后三次来到这里,指导海陆丰的革命斗争。1925年2月28 日,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率领军校学生到达海城,在海丰县城东召开会议,成立中国共产党海丰支部,周恩来参与了党支部的建立,在他的指导下,党支部建立县革命政府,1925年9月,广州革命政府再次举行东征,周恩来任东征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主任,10月东征军占领海城,海丰县城万人空巷,夹道欢迎周恩来率领的东征军再次胜利归来。

周恩来第三次来到海陆丰是在1927年10月,当时南昌起义失败后,一部分起义军退出潮汕地区,部分将领分头西渡香港,而此时的周恩来却染上了疟疾,必须疗养一段时间,才能渡海去香港,面对国民党反动派镇压革命浪潮,要安排周恩来去哪里疗伤会更安全呢?组织把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陆丰县南塘区的一名区干部。

当时接受了这一重要任务的是南塘区委书记黄秀文(已故)。黄秀文是金厢黄厝寮村人,该村是共产党的一个秘密据点,村里三十多户人家都是清一色的贫苦农民,全是可靠的革命群众。

黄秀文的儿子黄智伟告诉记者,他不止一次听过父亲提起当年接待周恩来同志到他家养病的前后经过。那是1927年10中旬,黄秀文接到桥冲镇岭脚乡一位赤卫队员送来的一封信,这封信是时任汕头市委书记杨石魂写给他的,信中说明周恩来一行几人因故要到他家里暂住几天,然后再转道香港,问黄秀文家里是否方便?黄秀文看完信后深知事情重大,马上写了回信,表示一定完成任务。两天后的深夜,由南昌起义军警卫团一行六人先行到达,当地派金厢赤卫队队长李秀带领几位队员到事先约好的黄厝寮村后面的岭顶山迎接周恩来。当时随同周恩来的还有叶挺、聂荣臻等。黄秀文把周恩来安排在他父亲的房子居住,那是村子最后面的一所房子,背靠青山、深林掩映,不容易暴露目标,黄秀文的父亲负责送饭打杂,尽心照顾几位中央领导。

因周恩来患疟疾比较严重还发起了高烧,吃药不见好转。黄秀文探知桥冲镇溪碧村联络站有个交通员与大塘村一名老中医是朋友,便通过他请到这名老中医为周恩来治病,经秘密医治疗及黄秀文一家的精心照料,周恩来的病有了好转。烧一退,病中的周恩来心里系着海陆丰的革命斗争,马上叫黄秀文找来县农民协会的负责干部召开座谈会,周恩来强支病体,一边询问海陆丰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情况,一边深入浅出地为大家讲述革命道理,分析形势、展望未来。

周恩来、叶挺、聂荣臻在黄厝寮村住了半个月后准备启程,黄秀文、杨石魂还一起护送他们到香港。那是1927年10月底一天的傍晚时分,黄秀文找来轿子,让病情好转了许多的周恩来乘坐,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周恩来一行绕过洲渚村,二十分钟后到达碣石湾海边,在几块巨大的礁石旁边,中国革命杰出的领导人周恩来、一代名将叶挺、聂荣臻等,就在这里登上了闯海抢渡香港的小帆船,随后经香港回到上海党中央总部,继续领导革命斗争。

当年28岁的周恩来与25岁的黄秀文在香港临别时,他像兄弟般拍着黄秀文的肩膀,感谢他一路的照顾,并鼓励他要壮大地下党组织的力量,发展农民运动,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

伟人的身影随小帆船远去,而海陆丰人民追求翻身解放的斗争却没有停止,英勇的海陆丰人民为革命立下的历史功绩在潮起潮落的沙沙声中,烙刻在了碣石湾巨大的石头上,也烙刻在了中国革命的丰碑上。

34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