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厢在线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金厢在线 http://www.in0660.com 2018-06-24 07:50 出处:金厢在线 作者:林煜琮 编辑:@林煜琮
岁月悠悠,大浪淘沙,这边陲小镇荒芜的边防哨所,湮没着多少惊天动地的传说;残垣断壁,枯藤老树,似乎还在向人们诉说它那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蔚蓝色的大海上,白浪滔天,波涛汹湧。海岸边,礁石旁,一个海浪挟带着另一个海浪,接连不断,宛如千军万马挟着雷鸣一般的轰然巨响奔腾而至。潮起潮落,此起彼伏,虎尾山始终矗立着…

一、乡村与大海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耀眼的光芒

深夏的清晨,太阳很早就发出耀眼的光芒。窄小的村路,两旁的稻田已收割,但还是遗留下一茬茬的稻草,轻轻一吸,晨风中传来一阵阵浓郁的稻谷香味。

有些辛勤的农人已在灌满水的稻田里忙碌的插秧。“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今年肯定又是一个丰收年。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丰收了的稻田

望尧桥下,水面平静如镜,小渔船正在抛出密密的渔网,准确地洒落在水面上; 桥上还有几个钓鱼的爱好者,戴着各色各样的遮阳帽,精致的鱼竿钓起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望尧晨曦

清晨的金厢滩,海水清澈透明,波浪轻湧。踏着细软白净的石英沙子,软绵绵的。脱下鞋子,光着脚,它会轻轻的按摩你的脚底,庠庠的,说不出的舒服……

远远望去,大海上一片蔚蓝,海风轻吹,虎头山隐隐约约藏在薄雾中。 海滩上,已经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几个小孩子在海里游泳。时不时的,海浪会很缓和的爬上岸,亲密的和小孩子们嬉戏。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金厢银滩

海面上出现两只海鸥,一上一下,一会儿高翔向蓝天,一会儿低飞贴近海面,快乐的互相呼应着。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海鸥戏水

码头上排放着许多载鱼的摩托车,他们是准备赶往早市卖鱼的鱼贩,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贩鱼的生意显然是辛苦的。 而远处的小渔船已早早的装满油,整理好捕鱼的工具,马达一拉,“嘭嘭嘭”的开始出海了。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辛勤的鱼贩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捕渔小船

金厢滩,美丽漫长的海岸线,海风带来清新的空气,带来了舒畅的心情。 此情此景,耳畔不禁迴想起徐小凤“曙光透下一线,茫茫无际不见天”的歌声……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金厢养殖

家乡的人们纯朴憨厚,他们为了生活,每天辛勤的劳动着。“天道酬勤”,上天肯定会实现勤劳的人的志愿,有耕耘就会有收获……

二、雾锁虎头山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冬未春初,乍暖还寒,一大早起来,四周弥漫着白茫茫的大雾,四、五米内便不见人影。到了上午,阳光渐渐地驱散大地上的雾气,但此时的虎头山上依然雾气腾腾,山峰迷失其中,仿佛被雾锁住了般,又好似山舍不得雾,若接若离,如此风光,让人目不暇接。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虎头山,位于广东省陆丰市金厢镇山门村以西,与乌坎村隔海相望,其山势如一只猛虎雄踞于茫茫大海边,故名“虎头山”。

前往虎头山的小道隐藏在山门村一片民屋之中,让人遍寻难找。问了数次,终于踏上弯弯曲曲,忽上忽下的山径小路。远远地看去,灌木林随风飘荡,像绿色的布帘一样挂在那里。

小径悠悠,一片静溢,山地车发出“嗡嗡嗡”的阵阵微响,把寂寞驱散了;环顾四周,芒草随风挺荡,不断发出“沙沙沙”的声音,空荡荡的山野几乎不见人影;那池塘里树木的倒影,随波荡漾,不停地跳跃、游弋,零零碎碎的,铺满整个水面;当清爽的空气沁入心肺时,一切忧虑便消失了,伴于此青山绿水,确有说不出的快意。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风的衣袖不停撩动人的灵魂,不知不觉地寻找山峰的方向。举头眺望,山上的树不高且不多,贯穿数个山面,绿油油的植被显现,裸露出它庞大的身躯。云雾中时不时的露出它的踪影,高深莫测,颇有点“云深不知处,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

我靠近嶙峋的山岩,仰望山顶,黄色、棕色、灰色等混杂一起的悬崖拔地而起,险峻陡峭,直插天空,估计它的高度也是数十米左右吧。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看,那就是它的虎首,威风凛凛地俯瞰大海,伸出长长的舌头,霸气毕露,涣发出凛厉的呼吸,似乎只要它的一声吼叫,大海便会自发地颤抖,海水会被它一吸而干,万众生灵皆会俯首称臣。

瞧瞧,那此起彼伏的山峰,褐黄色、绿色、黑色……倘若它多彩斑斓的身躯,还有散落在山凹的石头,点缀成它的斑纹,可真像个八面威风的大将军。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也许,天上神灵晓得它的威猛,就把它分为二段,虎尾落在东畔的海对面,就这样,虎头山、虎尾山分为两侧屹立在碣石湾边,永久佑护这一方水土安宁。此刻,漫无天际的大海白蒙蒙一片,泛滥的雾气使虎尾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长长的舌头延伸在虎头山偏西南处,形成一座被海沟分割独立的海岛,如同老虎伸出舌头饮水,人称“虎舌”,又称“幸运岛”。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幸运岛树木葱茏,雾气胧罩下宛如虚无缥缈的海上蓬莱,隐约露出它的容貌。它拦住汹湧的大海,使这边的海水显得温柔些,与洁白的沙滩相依相拥,真令人惊异海水也有戏剧性的另一面。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海滩上简陋的草屋,孤零零地躺在那里,远处的灯塔,也一样单独直立着,构成一幅独特的画面;密集的沿海防护林在海风劲吹下,如波似浪地摇滚着,它却依然坚稳不移,紧紧守卫它的领土。动与静,孤单与热闹,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紧接着,太阳露出它的笑脸,气温慢慢的上升,逐渐驱散了云雾。海水清澈见底,当海浪退潮时,遗留下大海的礼物,五颜六色的贝壳遍处可见,夾杂着些许车白、毛蚶,还有小海蟹在沙滩上跑来跑去……

大海、虎头山、沙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梦如幻的云雾盘旋其中,自然而然地形成“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奇特景象,给了我尽情的欢悦,无限的遐思……

三、冬游虎尾山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冬日的阳光,洒落在身上,暖洋洋的。我与友人从陆城经望尧村、金厢墟骑行往虎尾山。一路上车辆络绛不绝,呼啸而过,扬起一阵阵风尘……

辗辗转转至虎尾山下,远远望去,此山不高,它即没有高山的雄伟,也没有险峰的峻峭。然而,不知在什么时候,它就挺立在这南海碣石湾畔,天长地久,日月更迭,始终守卫着金厢镇这一方水土的安宁。

站在虎尾山高处,昔日其地势之险要展现眼前,它左拥观音岭,右傍虎头山,整个碣石湾海面上的动静一览无遗,大湾、小湾、金厢港尽在掌握之中,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它的西坡地势较高,或许常受海风吹袭的原因吧,树木稀疏,大大小小的山石散落其中;东侧则是一片片葱葱郁郁的树林,阴暗而寂静 ,人若隐藏其中,踪迹难寻 。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碧蓝似镜的大海映入眼帘,捕鱼的小船飞逝而过。海滩上遍布礁屿岬岩,惊涛拍打着岸滩,令人心旷神怡。

我迈步在海边上,一步一个脚印,松软的海砂让人感到舒爽极了。遗弃的小码头,坍塌的石板缝中,斑驳的礁石上,爬满了青葱的海藓,在阳光的照射下,浸透艳丽与沧桑,一切莫不使人稀嘘不已。

抬头望向虎尾山,野藤野花野草,无拘无束自由的疯长,迎风摇曳,似乎在告诉我们这平常的小山有不平凡的故事。

此际,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映现一幅幅画面,如电影般逐步清晰,逐渐明朗。

一九四四年正月元宵节,奉命驻守金厢的国民政府保安团官兵们,曾在此与游戈在碣石湾海域的日寇炮艇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炮火战斗。

傍晚时分,夜幕渐渐降临,就像一幅淡青色的幕布罩住了金厢港湾,月亮还未露出它皎洁的面容,天空上只有几颗星星在一闪一闪。那保安团的伍排长正率领士兵们岸上巡逻,突然发现了海面上有日军炮艇靠近……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又似乎见到夜色茫茫的大海中,日军连续发射三枚炮弹飞向正在演戏酬神的蕉园龟山妈祖宫,明亮的宫殿刹那间炮火轰鸣,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

耳畔仿佛传来埋伏在虎尾山上官兵们开火还击的枪炮声。顷刻间弹片纷飞,硝烟弥漫,好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手榴弹一颗颗如箭般飞向敌艇,日军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死者的断肢残躯,四处抛散,滚滚浓烟在艇中骤然冒起,负伤的鬼子只能转舵加速狼狈地向外海逃串……

陆丰金厢风景如画,山清水秀,碧海连天。

漫步坎坷不平的山间小道,瞻望残破的哨所岗楼;徘徊在荆棘丛生处,寻觅那废弃的备战时地道,使人感慨万分,不由自主想起“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是的,战争是无情、冷酷、漫长的,而和平是人们期盼美好的;但如今的和平无不是以战争做后盾的,国家没有强大的武力是不可能有和平的。

岁月悠悠,大浪淘沙,这边陲小镇荒芜的边防哨所,湮没着多少惊天动地的传说;残垣断壁,枯藤老树,似乎还在向人们诉说它那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蔚蓝色的大海上,白浪滔天,波涛汹湧。海岸边,礁石旁,一个海浪挟带着另一个海浪,接连不断,宛如千军万马挟着雷鸣一般的轰然巨响奔腾而至。

潮起潮落,此起彼伏,虎尾山始终矗立着…

32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