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厢在线

鲜为人知的陆丰金厢“九条龙”海难事件

金厢在线 http://www.in0660.com 2018-06-29 11:04 出处:网络 编辑:@琐城
汕尾军民抵抗日军三次入侵纪实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撰文 : 叶良方


汕尾军民抵抗日军三次入侵纪实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撰文:叶良方

鲜为人知的陆丰金厢“九条龙”海难事件

1937年10月至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为截断同盟国对重庆政府的海上物资供应线,出动海陆空部队封锁红海湾,三次登陆汕尾港入侵海丰县境,实行疯狂的“烧光、抢光、杀光”政策,多次派出飞机到处轰炸,开抢扫射,肆意杀害汕尾人民,抢劫国际援华物资,掠夺当地矿物资源和民间财物,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使富有革命传统的汕尾人民抗战情绪日益高涨,纷纷参加各种抗日武装组织,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的战斗。以东纵六支队为主力的中共武装队伍,在当地民主政府和群众抗日武装的配合下,共对敌战斗78次,歼敌244名,其中日军99名。并接受日伪军、海匪投降7批共253名。缴获步枪、机枪百余支和无线电台一座、物资一大批。在国际反法西斯侵略战争取得节节胜利的总体形势下,最终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

一、抵抗日军封锁红海湾第一次入侵

1937年8月24日,日本总司令部发布了截断从长江到汕头交通的命令。仅隔10天,在红海湾的海域中就出现了日本海军舰只,呼应着空军准备攻击汕尾港和马宫港。在对华战略上,日军将汕尾沿海视为其进攻华南的重要登陆点之一。9月1日,马宫港张海通一对深海拖风船,在红海湾捕鱼时遭到日舰炮击,23人浮尸海面。9月20日(农历八月十六日),汕尾港和马宫港拖网渔船11艘在陆丰金厢“九条龙”渔场生产时,突然遭到日本潜艇的炮击,9艘渔船惨遭不测,100多名渔民葬身鱼腹。后人称这次海难为“九条龙”事件。10月,日机3架频繁入侵海丰上空进行侦察,并深入到山区腹地,在公平墟投下多枚炸弹,当场炸死群众25人、伤9人,民房被炸毁30多间。农历10月5日晚,日机3架在小漠港上空盘旋,用机枪扫射并投下6颗炸弹,当场炸死13名渔民。从而揭开了日寇准备入侵汕尾的序曲。翌年初,日军加速侵略中国的战略部署。2月1日,新编第五舰队南支部队成立,盐泽幸一中将出任司令员,统辖南支主力军“妙高”部队及第一、二、三航空部队,部署对红海湾实行全面的战略封锁。6月29日,日机轰炸新港渔村,炸死渔民4人。翌日,又出动12架日机继续轰炸新港,投弹20多枚。7月16日(农历六月十八日),日机3架再次在小漠港上空投弹10多枚,群众9人被炸死。7月29日(农历七月初三日),日机7架首次轰炸汕尾港,紧接着又轰炸新港,炸死平民10余人。10月,9架日机再次入侵,轮番轰炸汕尾,投下了27颗炸弹,炸毁民房15间,炸死居民20多人、伤81人。接着,日寇派出海军陆战队约100人在汕尾新港登陆,对渔民奸淫烧杀,焚毁渔船300多艘,渔村船屋火光冲天,桐油味十里可闻。12日,日军在大亚湾澳头登陆,21日广州失守。1938年2月27日晨,日机俯冲长沙村,投下3枚炸弹,炸毁3座民房、伤3人。8月18日,七架日机轮番轰炸甲子港,击中民房两处,炸死6人。1938年底至翌年初,日机连续地轰炸海城、汕尾和陆丰等地。其中轰炸汕尾7轮32架次,炸毁楼房15座,炸死300人,炸毁和烧毁渔船370多艘。登陆的日军,在抢走渔船500多艘的同时,还抓走渔民1000多人,然后强押这些渔民驾驶渔船运载日本军用物资至鲘门、平海、海城等处。同时将坎下城粤军制弹厂遗留下来的机器材料等100多吨钢铁,搬运到海滩用军舰运走。

鲜为人知的陆丰金厢“九条龙”海难事件

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为,激起汕尾人民的反抗,各种抗日组织纷纷成立。1937年,郑重受中共广东省委派遣回到汕尾港整顿党组织,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与翁域、卢成梧、邹耀炯等爱国青年成立汕尾青年抗敌同志会。并在汕尾盐屿村创办“前进报”,宣传抗日救国。1938年l月初,又在海城召开“海丰县青年抗敌同志会”成立大会。到会五六十人,推选了干事会干事。次年冬该会发展到5000人,会员遍及全县各个角落,推动各地的抗日工作。2月19日,“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海丰县统率委员会”成立,林运鹏为主任委员。3月,旅港海陆丰同胞组成“海陆丰旅港同胞回乡服务团”,由团长吴乐率领,回到家乡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团长程跃群、指导员陈一民率领东江流动歌剧团十多人,从惠阳来到汕尾,在各乡镇巡回演出,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号召群众起来抵抗日本侵略。10月,成立中共海陆丰工作委员会,1939年春改为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郑重任中心县委书记,领导汕尾地区全面开展抗日斗争。

1939年2月26日,为彻底封锁红海湾,日南支航空部队空袭汕尾港,轰炸10艘运载同盟国援华物资的大型帆船。隔两天,派出军舰入侵汕尾澳,截获国民党海军9艘大型运输船,劫掠所载的武器和弹药一批。6月,日本军舰又在小漠港外用机枪扫射正在和平生产的渔民船只,当场杀死渔民131人,然后放火焚烧渔船10余艘,仅1人泗水生还。与此同时,日军配备独立混成第十九旅团,为大规模登陆汕尾港作好战略准备。7月15日,日军支那方面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命令从7月18日上午8点(日本时间)起,对汕尾开始实施“闭塞作战计划”,用障碍物和危险物来封锁汕尾港西面三点金出入口。20日上午10时半,日本海军陆战队再次发起进攻,登陆汕尾海岸,至下午1点半以前完全控制汕尾沿岸一带地区。1938年至1943年,日海军飞机不断轰炸、扫射海城、汕尾、鲘门、马宫、捷胜、田墘以及陆丰县等圩镇,所到之处,变成一片焦土,当地百姓生命财产屡遭损失。1939年7月,日机飞临河田,投下两枚炸弹,炸毁4家民房,炸死街上3名行人。1941年8月13日中午,3架日机轰炸海丰县城,其中一个炸弹击中北门一巷马宅,酿成“九尸十一命惨案”。在日海军舰艇飞机的空航纪录本上,就留下了出动战机60架,空袭40次,其中轰炸海丰县9次,轰炸陆丰县13次,共投弹586枚,造成死亡235人,受伤289人,炸毁房屋648间的罪恶纪录。

二、抵抗日军第二次登陆入侵

1940年3月中旬,曾生、王作尧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东移海陆丰,途经高潭、可塘等地遭国民党军队袭击,损失严重。余部隐蔽在汕尾、鲘门、田墘一带。司令员曾生带领参谋人员隐蔽在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郑重家中,汕尾郑氏沁园成为东江纵队司令部的临时办公地址。8月,曾生率领部队奔赴惠宝抗日前线。

鲜为人知的陆丰金厢“九条龙”海难事件

是年5月,岛田繁太郎中将出任南支第五舰队司令员,通知下属部队加强封锁红海湾和碣石湾,进一步扩大出入海面的禁止范围。发布第一次封锁宣言,并开始制订奇袭南支沿岸的K作战计划。这时期由于广州和汕头相继沦陷,加上日军侵占印度支那北部,截断了同盟军援助重庆政府的道路,汕尾港就成为离香港最近的物资运输集散地,从海外引进的物资源源不断地从香港运到汕尾,再用汽车经海丰、陆丰运到南雄或梅县转运到重庆。因此汕尾港成为海外援华物资的惟一通道,也成为日本支那方面舰队的封锁重点。7月27日,日海军陆战队实施了截断汕尾运输交通的作战计划,烧毁了国民党各级政府驻汕尾港的机构和停泊在港内的80艘运输物资的帆船,打死了押运货物的100名国防军,同时在马宫烧毁国民党保安队宿舍和停泊在港内的36艘帆船,打死了押运货物的20多名国防军。

1941年农历正月起,国民党政府设运输站于汕尾港,所有同盟国援华物资,均在香港用英轮载到汕尾起卸,货物屯积在汕尾市区各处茶楼和小食店,一时热闹异常。3月初旬,在汕尾前海发现有日舰出没,当地居民习以为常,故不以为意。国军军方也发现日舰频繁出没海面的状况,但认为是日军的正常活动。因此驻守汕尾的国防军极为松懈,浑然不知日军已做好登陆偷袭的战前准备。1941年3月23日零时,为了彻底截断同盟国对中国的援助,日本华南方面军安藤辖下的104近卫师团(师级)师团长三宅俊雄,对汕尾沿海诸港发动了C三号作战计划,从中山县调来的近卫野炮兵联队第9中队(连级)作为先锋部队,由海军舰艇运载突袭登陆汕尾港,这是日本陆军野战部队第一次进入汕尾陆地作战。翌日(农历二月廿七日)凌晨,岛田司令命令104近卫师团(师)步兵第3联队(团)第3大队(营)、第4联队第2大队与日陆军第18师团、48师团一部分,共约1500人在马宫、鲘门、小漠南方澳(由4艘潜水艇运载)登陆。同时日本南支舰队主力舰五十铃、雷、电等战舰和主力第7飞行团第27战队的飞机也参与作战。其中人数最多、也最为凶悍的日军小林部队作为先锋部队,由海军舰艇运载,最先在汕尾港水景山抢滩登陆。与此同时,日军十架战斗机在汕尾郊外周围盘旋开始轰炸,在二马路路口的国民党银行被日机炸毁,周围的居民也遭了殃,四处逃生避难。日兵舰驰进品清湖内,舰上大炮疯狂地轰射惠州头村、莲塘乡等地居民区房屋,遭成大片房屋倒塌。随后日军30多艘登陆艇兵分三路,运载士兵进攻,一路西赴马宫镇,一路东驰遮浪镇,一路在汕尾沿岸登陆。为呼应小林部队对汕尾港的突袭,在鲘门港突袭的日军小岛、板仓等部队同时抢滩登陆,直驱海丰县城,实施其“汕尾方面切断作战”的战略构想。面对日军主力的突袭,驻守在汕尾港西洋、下洋的国民党防军300人猝不及防,匆促之间与登陆的近卫野炮兵联队第9中队展开了激烈的阻击战。在日军炮火猛烈的轰击下抵抗多时不支而撤退。3月24日凌晨,日军100多人在马宫石卡桶登陆,从背部进袭驻守长沙港镇海关的国民党盐警部队,在日军的突袭下也是同样被动地仓皇应战,死伤20多人。日军以战死1人的代价,于上午9时占领汕尾港。从当时日军随军记者所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出:侵占汕尾的野炮兵联队指挥官骑着战马耀武扬威地在二马路检阅部队。二马路两侧的骑楼下堆满刚从船上卸下的一捆捆同盟国援助国民党的军用物资,其中钨钢、煤油、罐头等堆积如山。日军为守护这批刚从国民党军手中掠夺的物资,在二马路骑楼下垒起沙包进行看守,并胁迫汕尾民众到海岸码头上搬运同盟国的援华军事物资。因此汕尾街道到处驻满日军兵营。日本国内新闻当即发布“海丰突入”成功的电讯报道。

日军登陆占领汕尾、长沙、鲘门等港口后,水陆并进,从西、南两路夹击海丰县城。驻守海城郊区的钟超武保安队400多人,被从鲘门登陆的第4联队第2大队击溃,仓皇逃入黄羌山区。其余国民党军队望风而逃。24日下午3时日军占领海城,全副武装地列队进入国民党县政府(原清衙门)。日军“宣抚班”在海丰国民党法院的宣判栏上张贴占领布告,威吓海丰民众服从其统治。海丰县城第一次为日寇所陷(俗称第一次沦陷),全城逃之一空。日军在大街骑楼下堆起沙包安上机枪进行驻守。25日,第4联队第2大队北上入侵公平,肆无忌惮地进行奸淫掳掠,圩内19座仓库中成捆的德国染料、香烟、袜子等同盟军援华物资被其运往汕尾。晚上日军驻扎在公平关爷宫的水产学校课室中,肆意毁坏水产学校的教具和海洋生物标本,撤走时又将宫内的文物劫走。其辖下第2大队8中队驻扎在西坑,与防守在黄羌山区的钟超武保安队对峙。

3月28日上午8时,日军近卫步兵第3联队第3大队在碣石湾登陆,中午出动飞机轮番轰炸东海镇,炸毁迎仙桥钟楼和多处民房,接着占领陆丰县城。翌日进抵大安圩攻击河田圩,至4月2日改道经田墘圩到达汕尾港,不久奉命离开海丰前往广州。4月3日,驻扎西坑的第4联队第2大队8中队派出1个分队,护送日籍地质工程师到山区探矿,被驻防在山冈上的国民党新编第8师的士兵发现,架起美制水冷式机关枪和捷克机关枪扫射,当场击毙两名掩护工程师撤退的日兵。4月14日(农历三月十八日),日军第4联队第2大队因兵力不济而缩小防线,将在海城驻扎了20天的士兵全部撤至西溪以南的竹围、径口、汕尾、捷胜、马宫等沿海圩镇。国民党保安2团团长邓龙启率部返驻海城,并派出1营军队驻防鹿境。不久,邓龙启率全团布防于黄江北岸,借岸堤为掩护工事,与日军隔岸对峙。日军经常向鹿境国防军挑衅,每隔3~5天,就在径口笔架山或蟹头山用迫击炮轰击鹿境、谢道山、联安三江口一带村落,炸死居民多人。谢道山宝塔和三江妈祖庙多次遭到轰击,至今弹迹犹在。5月1日,日军近卫步兵第三联队第二大队登陆甲子湾和东海岸,占领甲子雨亭和大石。

5月4日(农历四月初九日)凌晨,日军由径口分两路偷袭驻鹿境新山大宫庙的国民党保安2团团部。一路沿大渡山、新山、池口、新南一带包围黄江堤岸守军,一路则乘驾九艘电船,从长沙海口直抵谢道山渡口封锁水路。保安2团团部临急向蔡厝渡、城港等地退却。日军冲进池口村逐户抓人,然后用机枪扫射,杀死村民240人。接着往新南村押走乡民数十人至老爷宫后山旷地,欲行坑杀,恰好隔溪九兰村国民党军黄子才部发出二颗炮弹,当场击毙日军指挥官等两人,大队日军迅即转赴炮击方向,被捕乡民乘机逃脱。7月2日,日军独立步兵第66大队乘船到达汕尾与第4联队第2大队换防,派出第4中队驻扎新地,第2中队驻扎径口,第1和第3中队跟总部一起驻守汕尾。农历6月21日,日机6架在海城上空盘旋侦察,其中3架在闹市上投弹20多枚,在西门关帝庙炸死海丰名儒马柱屏等20余人,重伤者10余人,商店民房被毁甚多。9月5日,驻汕尾日军总部收到国民党第七战区65军158师472团(俗称合作军)从惠阳挺进汕尾的消息,命令第4中队做好迎击的准备。

国难当头,汕尾人民奋起抵抗。然而在盐洲任盐警小头目的陈铁却欲发国难财,伙同余少廷率领从盐州等地带来的原民团、盐警人员73人(枪)流窜龟龄岛、遮浪半岛为海匪。当地一些流氓、地痞、惯匪乘机入伙,队伍迅速扩充到400多人。不久,在日军的劫持威胁下投靠日军。他们协助日军封锁汕尾沿海,掠夺渔船、商船,对当地老百姓进行烧杀掳掠,无恶不作。9月5日,为歼灭这批投靠日军出卖民族利益的海匪,国民党第七战区65军158师472团(俗称合作军)从惠阳挺进汕尾沿海。在参加桂南会战的劲旅158师472团团长黄植虞的率领下,抵达海陆丰,归属海陆丰守备区总指挥林株梁的指挥。19日,黄植虞团长派第1营营长朱金铭率领所部及2营6连(迫击炮连)330余战士奔袭遮浪半岛,于当天15时分两个梯队挺进。第一梯队由连长符伟民率2营6连(缺一排)沿外湖山坡至郭厝寮,于拂晓前占据长铺山、独山岭一带,监视品清湖畔之敌;第二梯队由营长朱金铭率所部,以战工队员李寅等作随军宣传,于16时由上埔向峙头挺进。20日晨,朱金铭骑着白马率所部抵达田墘墟郊外,在旧营盘兵分两路。一路由副营长吴锡良率2连配重机枪两挺为迂回攻击队,与1连汇合从湖东路口出发侧击东洲坑之匪。

三、抵抗日军第三次登陆入侵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盟军在遮浪半岛的施公寮角设立无线电台,派来2名美国人及1名翻译。盟机根据电台发出的信息,数次命中了汕尾湾外后江澳等处的敌舰目标,干扰了日军封锁汕尾海域的战略部署。1943年12月20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宣布成立。1944年6月以后,美军在太平洋逐岛作战,屡战屡胜。日军预料到美军下一步的战略意图,可能在中国东南沿海汕尾地区登陆。于是制订了对美军作战的《势号作战计划》,决定抢先占领汕尾港,防止盟军在海陆丰沿海登陆。同时打通华南沿海交通线。

鲜为人知的陆丰金厢“九条龙”海难事件

1945年1月,日军根据情报认为美军在南中国的登陆点,主要是碣石湾,红海湾以至大亚湾海岸。为了预防美军在这一地带登陆华南,与在中国大陆的抗日部队上下夹攻日军,以及为维护其在大陆撤兵的退路,日本决定派大兵团占据这一战略要地,在汕尾开展防御美军的军事活动。执行这一战斗任务的南支派遣军,共约3.5万人。于1月初旬从湘桂边境出发,经桂、梧、广州等地,辗转多时到达惠阳稔山圩。进军汕尾地区的104师团,内辖(剑)、(梅)、(风)等部队。师团长为(风)9875部队司令部的末藤中将。104师团统辖的兵种:有步兵108联队、137联队、161联队,还有野炮兵104联队,工兵104联队,辎重兵104联队等。其部队编制是:每个联队分三个大队,各个大队分为四个中队,中队下设小队。联队共有十二个中队的兵力。1月21日晚,日军海陆并驱:陆路由步兵第108联队第1大队和第3大队的步兵1000余名,骑兵大队的骑兵600名,分别从稔山、吉隆等出发攻占海城;翌日第2中队占领汕尾港,第4中队占领马宫港和可塘圩。傍晚,日第3大队经过战斗后冲入陆丰县城。海路由137联队步兵100余名,乘战舰从港口开赴龟龄岛,协同该岛伪军于23日晚偷登捷胜、田墘海岸。1月29日下午,日本104师团主力压境而来,开进汕尾地区。直至月底,日军后续部队已全部完成了占领海陆丰的战略任务。其中步兵第108联队占领田墘、捷胜、遮浪和陆丰东部地区,步兵第137联队占领汕尾、鲘门、东涌、马宫、平海所城一带,步兵第161联队占领海陆丰的交界处。接着104师团司令部对汕尾全境进行了防御美军登陆的战略部署,布置了如下三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从大德港的山边城起至长沙湾的镇海城(城仔)止,沿线定点于大德岭、大坪山、落山虎、宝楼山、马蹄岭、新地山、大岭鼓山、乌石莲等地,构筑洞窟式的防御工事。在这道防线的西段(红海湾东北岸),驻有137步兵联队,联队总部设在竹围圩。防线中段(宝楼山)驻扎富士部队(剑),该部配备官兵430人,战马16匹、步枪180支,机枪数挺,无线电台一部。防线东段(碣石湾西北岸)驻守108步兵联队,联队总部设在黄岗岭。在第一道防线前面的海岸线上,除在汕尾至落虎山阵地驻扎步兵第137联队第10中队以及野炮兵第104联队,还部署了两支汉奸队伍,即驻防江牡岛的日伪43师第1团,团长彭志强,兵力约230人。以及驻防龟龄岛的日伪中国独立海军警备司令部(反共救国军),司令凌炳权,副司令余少廷,辖下四个大队,二个独立中队,兵力约800人。日伪军在碣石湾、红海湾及大亚湾的海岸上构筑防御工事和哨所,配合日军舰巡守海防线,控制海口,发布军情信号,预防美军登陆,成为日军第一道防线的前哨。

第二道防线,自海陆丰交界的法留山起至大嶂山、将军山一带止。修筑战壕碉堡等防御工事,派驻日161步兵联队。联队总部设在乌面岭。辖下第3大队驻大嶂山,第2大队驻法留山。后又派驻野炮兵第104联队第3中队,在法留山、乌面岭、大峰山构筑阵地。日军野炮兵第104联队第二中队在陆丰海甲山、乌帽子山、石径山等构筑阵地。

第三道防线,从海丰的莲花山起至塔尾湖、龙须径一带止,由137联队第1大队分兵把守。 2月9日至3月底,又派驻104野炮联队(直辖部队)本部以及辖下的4、5、6中队。野炮联队部设在莲花山,在公平、塔尾湖两个据点中间构筑野炮阵地,在五狮垭修筑飞机场,准备停泊飞机和进驻17名航空队员。(叶良方)

66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